汤姆-佩恩是洛杉矶足球俱乐部的主席和联合创始人,他这样评价洛杉矶足球俱乐部的这笔贷款:这将是载入MLS历史的一次贷款协议,MLS也终于开启了私人投资建设场馆的新时代,而其他美国职业体育联盟,NFL、NBA、MLB和NHL已经实现了私人投资建设场馆的模式,MLS也终于跟上了步伐。

新华社驻巴西记者姬烨曾参与报道过巴西世界杯并多次造访加林查竞技场。世界杯后,姬烨曾就球场荒废问题采访过相关负责人。姬烨得出结论称,规划和设计球场时没有充分考虑到大赛之后的利用率。

之前,MLS的场馆建造贷款都是由俱乐部自己担保,并承诺如果出现财务问题,则愿意介入干预并承担债务。传统的这种贷款模式,往往会选择场馆作为抵押资产,假使贷款无法偿还,银行则无权对俱乐部所有者进行追索。

解决这一世界性难题需要对症下药。内部原因需要运营者自身弥补,外部原因需要借助政府的力量。政府应该给予体育场馆经营者一定的减免补助或帮助,例如在企业运营费用、活动资源、报批安保等活动支持方面提供帮助。

而这种模式的场馆建设主要形式为项目融资,主要表现方式是我们熟知的BOT模式。BOT模式是政府和私人机构之间达成协议为前提,由政府向私人机构颁布特许,允许其在一定时期内筹集资金建设某一基础设施并管理和经营该设施及其相应的产品与服务。

但如果不具备上述条件,体育场馆就需要想其他开源的方法,例如举办演唱会等活动。

尤文图斯的新体育场,帮助他们估值来到了9.83亿欧元,为意甲最高

靳飞透露:“五棵松在市场开发和商务赞助上的收入占比约为50%,未来希望能够扩大这个比例。”

据了解,五棵松整体业务的年平均盈利增长速度稳定在40%左右,一年举办的活动超过了300场,场馆现在无论在经济效益还是社会效益上都取得了突破。

图片 1

当奥兰多城足球俱乐部新体育场第一次开放时,有着22年历史的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也迎来了其发展史上的重大转折点:私人投资建设体育场馆的新时代,正式开启。

赛事和体育场馆相互依存,尤其顶级场馆可以大幅提高赛事质量和关注度,场馆的至关重要性毋庸置疑。但一个严峻的事实让人无法轻松,全球大部分场馆都面临运营难题,耗费巨资修建而成的体育场馆难以盈利,甚至基本的收支平衡都变得遥不可期。国内更是如此,甚至很多二三线城市的体育场馆,一年到头基本处于闲置状态,本是赚大钱的买卖硬是活生生夭折了。

而兴建场馆对于城市来说也有着重大的利好,因为如果没有体育场馆的兴建,一个城市很有可能就会失去一个球队,这样所造成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这就使得越来越多的球队获得球队场馆的特许经销权,从而吸引了大量民间资本的引入来建设场馆。

有着20多年商业开发经验的伦敦温布利大球场商务开发总监吉姆表示,要想赚更多的钱,就需要最大程度释放体育场馆的功效,实现高效运作。他说:“一方面,要保证场馆尽可能多的容纳赛事和活动,同时保证这些赛事和活动的上座率足够好。”

的确,私人投资建设场馆在美国的体育场馆建设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美国四大职业体育联盟在上世纪90年代就兴起开始由私人投资建设、运营场馆。

赚钱的秘诀

BOT开启场馆建设新模式

体育场馆青黄不接,一个原因是场馆所在城市没有高水平职业球队。姬烨认为,拥有实力和影响力过硬的职业球队,绝对是球场利用率和上座率的保证。

MLS始于1996年。联赛初期,球队都是在洞穴式的多功能场地进行比赛。1999年,哥伦布水手队建造了专业的足球场——麦普菲球场,掀起了一阵建设专业足球场的热潮。之后,22支MLS球队中的15支拥有了自己的专业足球场。如今随着人们对于MLS关注度的提高,更多球队也期待能拥有专业球场。

在北京,无论你是地道的北京人,还是北漂一族,没有亲临现场感受过首钢、国安的比赛可谓人生一大遗憾。无论是18000个座位的乐视体育生态中心,还是62000个座位的工人体育场,山呼海啸式的炙热绝对让你不虚此行!

大牌球星涌入让MLS的关注度和精彩程度大大提升

2016年,五棵松赛事矩阵又增添新成员,国内第一家职业冰球俱乐部昆仑鸿星主场落户五棵松,“冰与篮”双主场运营模式首次在国内场馆实现。

——“MLS建设场馆的方式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参考案例和一种全新思路。有时候,我们的差距不在钱、不在人、甚至也不在体制,而在思维方法。”

纪胖说:客观来看,运营手段单一、场馆闲置率高、经营亏损等连锁性问题是国内外大型体育场馆的主要通病。导致问题出现的根源主要来自内部和外部。内部原因主要表现为经营者缺乏现代商业经营理念,不知道通过何种手段能盘活体育场馆潜在的经济效益。外部原因主要是很多大型体育场馆就是为了奥运会、世界杯等大型体育赛事设计建造的,设计之初没有充分考虑到大赛之后的商业利用率和开发率,先天有缺陷。

五棵松体育馆取得了不错的运营收益

2016年9月10日,国内第一家Sports Mall——万国体育中心(Vango Sports
Center)在上海开业,开启了场馆改造新篇章。万国体育中心是国内第一家面向全民健身的多功能、现代化体育综合体。总面积达35,000平方米,拥有以V3(击剑、游泳、自行车)为核心,包括舞蹈、篮球、瑜伽、健身、羽毛球等多种体育项目,以及美甲、插花、咖啡厅、餐厅、体育用品超市等生活服务配套。

编辑/ 郭 阳

世界性难题

美国的很多职业球队都采用BOT模式来兴建场馆,如NBA的菲尼克斯太阳队早在1992年建成的美国西部球馆。此外,德国新建的慕尼黑安联球场、德国汉诺威市烦心的萨克森体育场,均用BOT模式融资建起。

类似问题,此前许多届奥运会也曾遇到。据外媒《VOX》报道,伦敦奥林匹克公园和奥运村改造计划就以失败告终,柏林、雅典、慕尼黑奥运会同样上演过场馆“废弃”一幕。

格雷格也指出MLS的专业足球场能够更加激发观众观赛的热情,而洛杉矶足球俱乐部的选址正好在洛杉矶纪念体育馆的附近,这也会进一步的增加人流量。所以投资MLS的专业足球场会是一个不错的投资选择。

而这一切都应归咎于不善经营,经营者难辞其咎。

中国不能只有一个“五棵松”

围绕体育馆打造适合年轻人体育、休闲、娱乐、生活的地产生态体系,即“华熙LIVE•五棵松”是华熙文体平衡其重资产的一次探索性尝试。

BOT模式有很多的优势,建设体育场馆这一公共设施首先能够大大减轻政府的负担,并且使得政府避免大量的项目风险。其次,BOT模式项目回报率明确,利益纠纷少,也因此能够提高整个项目的运作效率。而对于MLS的各个球队来说,私人投资建设场馆不仅仅使他们减少了财政负担,也使他们拥有了自己专业的足球场地,吸引了更多的球迷,从而使整个足球运动在全美得以更进一步的推广。

北京体育大学管理学院体育经济与产业教研室副教授李艳丽告诉记者,目前大部分场馆的设计是以满足综合赛事需求为前提,追求地标性建筑,“没有考虑到选址、定位人群以及后期改建等关键问题,导致投资大、功能单一和运营维护费用高”。这也是目前很多造价高昂的体育场馆命运悲惨的直接原因。

然而,由于地理位置偏僻等原因,除了虹口体育场,别的使用率都不高。这方面和国际上相比落后明显,和中超球队每年投入对照反差极大。

为了保证足够的上座率,吉姆引入的都是高规格的活动和赛事,比如NFL和温布利大球场的合作。

但是,只有一个五棵松对中国体育产业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以中国足球为例,虽然中超球星的薪水和转会费以航天飞机般的速度增长,但说到专业足球场,却仅有上海申花的虹口足球场和金山足球场、天津泰达的泰达大球场和团泊足球场、成都龙泉驿足球场这5座。

马拉卡纳体育场命运更加悲惨。去年巴西里约热内卢花费46亿美元举办夏季奥运会,让其一度成了国际新闻热搜词。但仅几个月后,昔日喧闹鼎沸的体育场馆就成了小偷频繁光顾的“天堂”。美国CNN走访马拉卡纳体育场这座巴西著名球场时用“悲惨”一词来形容。

实力与资本助推美国足球场换代升级

曾举办开闭幕式的主场地,如今成了一块“荒地”,设施破损、偷盗频繁发生,78000个座椅中10%已经消失,场内电视转播设备早被洗劫一空。据说奥运会后,遭遇马拉卡纳体育场被遗弃命运的体育场馆还有不少。

为达到这个目标,MLS在吸引私人投资方面做了不少努力。马克·阿尔伯特是MLS的副总裁,他介绍说MLS为增加收益来源做了很多努力,比如在球场内增加赛程外的比赛,增加更多高价座位区、大力开发冠名权;洛杉矶足球俱乐部也找到了加利福尼亚银行冠名了其球场,华盛顿联队则计划与奥迪汽车合作,冠名球场。所有这些增加收益的努力,都为场馆未来的开发和盈利做了充分的准备,为的就是想让投资者更有信心。

运营手段单一也是李艳丽一再强调的问题,场馆出租、不动产出租是国内体育场馆的运营常态。但在国际上,场馆经营者则更多专注于体育场馆冠名权等无形资产的开发和利用,目前美国体育场馆平均冠名价格在2亿美元上下浮动。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