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如果单纯从职业体育俱乐部的收支来看,昆仑鸿星的财政状况显然难以称得上健康——2016-2017赛季昆仑鸿星俱乐部的预算就达2亿元,收入1亿多一些。但对于一支才刚成立不满一年的俱乐部来说,这已是个了不起的成绩。要知道,中国职业冰球的历史随着昆仑鸿星的诞生将将开始。

2月18日,2016-17赛季KHL常规赛全部结束。虽然遭遇收官三连败,但在最后一场比赛中抢到的宝贵1分,让昆仑鸿星最终以60战积83分的成绩排名东部赛区第8位,在组队参加KHL的第一年就晋级到了联盟的季后赛,创造了一个小奇迹。

12月悄然来临,这也意味着昆仑鸿星冰球队即将第二次回到北京主场,此前他们已经在欧亚大陆上穿梭了大半个赛季,因为五棵松档期的原因,之前大部分主场比赛被放在了上海。花大价钱改造的五棵松主场在这段时间销声匿迹,遭遇宣传真空,这种情况将在本月12号宣告终结。

接着这个机会,咱们再来聊聊昆仑鸿星,以及它背后那个冰球开拓者的故事。

在北美和欧洲,职业冰球同足球、篮球两大职业体育几乎可以鼎足而立,但在中国,北京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却面临真正意义上的从零起步——不管是他们自己还是整个中国的职业冰球市场。经过几个月的试水,一家职业冰球俱乐部的运营方式已经随着昆仑鸿星对季后赛席位的争夺,慢慢浮出水面。

文:Z.Hou

▲ 昆仑鸿星球员与对手在比赛中“单挑”。

编辑:郭阳

在从零起步的过程中,昆仑鸿星的发展历程伴随着一连串的纠结和矛盾。

在中国这个缺乏冰球“土壤”的国度,发展冰球运动这件事令人不由令人想到了那个古老的寓言故事——愚公移山。

比如说职业化。

和愚公一样,中国冰球运动的发展也面对着两座高山:如何提升中国冰球运动的竞技水平,如何普及冰球运动文化。而北京昆仑鸿星,这家去年6月刚刚成立的职业冰球俱乐部,则刚巧站在了为中国冰球产业“移开这两座山”的位置上。

10月8日是“十一黄金周”之后的首个工作日,下午4点,离昆仑鸿兴的KHL常规赛开始还有30分钟,能容纳4600人的上海飞扬冰上运动中心零星散落着百余位观众,映照得洁白的冰面越发清冷;另一边,不远处的东方体育中心内却是人声鼎沸——NBA中国赛球迷见面日正在那里进行。这不仅反映出NBA与KHL两个联盟在关注度上的差距,更说明了这两项运动在中国天差地别的处境。

这支新成立的冰球队,在不仅杀入了季后赛,在联赛中还吸引过不少名人大腕前去观赛,包括英达、蔡明、吴敏霞以及风波过去之后没多久的王宝强。而苟仲文局长在履新之后,也曾两次观看昆仑鸿星的冰球比赛。

分别作为冬季奥运会和夏季奥运会最受关注的团体球类项目,冰球和篮球在中国完全不具可比性。到2016年,NBA已经进入中国整整30年,CBA联赛也运作了超过20年,职业冰球的历史却随着昆仑鸿星的诞生将将开始。

这支成立首年就杀入季后赛的球队身上,寄托着中国冰球的未来与希望。

从整个项目在国内发展程度来看,冰球离职业化还有十万八千里,但按照KHL标准打造的昆仑鸿星却成了国内职业化最彻底的俱乐部——职业化的运营模式,职业化的转会制度,职业化的球员和比赛,很多方面甚至超过CBA和中超。

北京昆仑鸿星,不只是一家俱乐部

KHL全称大陆冰球联赛,成立于2008年,前身为俄罗斯冰球超级联赛,在国际上是同NHL分庭抗礼的顶级冰球联盟。随着昆仑鸿星的加盟,目前KHL有来自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立陶宛、克罗地亚、斯洛伐克以及芬兰等八个国家的29只冰球俱乐部参赛。

2016年6月25日,在中俄元首的见证下,北京昆仑鸿星俱乐部签订了《参加大陆冰球联赛授权协议》,这标志着中国第一家加入世界顶级冰球职业联赛的俱乐部正式诞生。

打个比方,如果换算到篮球领域,昆仑鸿星几乎相当于在CBA联赛诞生前,中国有了一支主场设在北京的NBA球队。

据了解,昆仑鸿星俱乐部诞生的动议萌发于2015年9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抗战胜利阅兵日上。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在习总书记与普京的见证下建签,将会有利于中国利用俄罗斯深厚的冰球底蕴来发展这项运动,而昆仑鸿星的诞生也是中俄合作发展的落实。

▲ 昆仑鸿星总裁廖志宇在发布会上讲话。

诞生两个月后,在中俄两国体育与外事部门的通力协作下,昆仑鸿星迅速完成了球队的组建。2016年9月5日,北京昆仑鸿星迎来了自己在KHL联赛的首秀,一场在五棵松球馆球队的胜利,开创了中国冰球历史。

8月30日,昆仑鸿星的新赛季发布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球队从一无所有到组建成军仅用了两个月,堪称奇迹的运作速度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支持。事实上,昆仑鸿星成立本身就带有很强的政治性——作为普京访华成果的一部分,俄罗斯将帮助中国发展冰球项目,成立一支职业冰球俱乐部是其重要组成部分。俱乐部总裁廖志宇也坦承:“我们的市场化运作得到了政府大力支持。”

而在这历史性的时刻,时任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局长的刘鹏与俄罗斯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分别带来了中俄两国元首的贺信并为比赛开球。一系列不寻常的礼遇背后,凸显着昆仑鸿星的特别。

昆仑鸿星的宣传手册上清晰地显示着哪些国家机构参与其中——由于俱乐部事务涉及大量外事交流活动,俱乐部主管单位是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冰球协会则提供了资格许可和政策支持;哈尔滨体育学院提供技术和培训支持。俄罗斯方面,KHL与俄罗斯冰球协会提供教练与球员支持,圣彼得堡红星俱乐部提供管理和赛事支持。

事实上,北京昆仑鸿星是昆仑鸿星文化体育公司旗下的全资俱乐部。而昆仑鸿星文化体育的母公司是中国环保能源集团。在普京表达协助中国发展冰球的意向后,与KHL关系密切的俄罗斯能源企业开始寻找介入的机会,而中国环保能源集团在俄罗斯也有着广泛的业务,于是双方携手,孵化出了北京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

从国家体育总局到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从北京体育局到上海体育局,两个月的组建时间内,昆仑鸿星一路畅通无阻,甚至KHL联盟都特别为其“开绿灯”,迅速办好准入资格。当9月5日,27名胸前印着“Red
star”的球员齐刷刷地出现在五棵松的冰面上时,这足以看作中国冰球史上的重大里程碑。

另外,北京昆仑鸿星俱乐部本赛季的主赞助商之一的SIBUR公司,也是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化工企业。

▲ 前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为昆仑鸿星比赛开球。

而在昆仑鸿星管理层中,董事会的成员分别有着在财政部,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与沈阳军区以及中国环保能源和KHL联盟任职高管的经历;俱乐部的核心管理层也有着丰富的金融与体育行业的经验。

风光的表面背后,建里程碑意味着花钱。

“我们希望能帮中国冰球培养更多的人才”

事实上,单是为了赶上9月5日五棵松的首场比赛,昆仑鸿星俱乐部便花钱推掉了9月初安排在五棵松的两场商演。

首年就成功晋级季后赛,自然创造了一个奇迹。然而晋级季后赛对昆仑鸿星并非“惊喜”。廖志宇向生态圈表示,晋级季后赛是俱乐部本赛季的目标。

职业体育少不得烧钱,冰球更是其中极为昂贵的项目,此前中国人并不知道运营一支职业冰球俱乐部要花多少钱,刚刚过去的这几个月,昆仑鸿星正在用数以亿计的资金慢慢试水。

据传,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在观看昆仑鸿星比赛时,当听到俱乐部赛季目标是闯入季后赛,还曾开玩笑的和球队负责人说——“成绩好要奖励大家。”

球队组建伊始,一项迫在眉睫的大笔支出就是场馆改造。昆仑鸿星将主场选在了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体育馆——五棵松体育中心,在此之前,这座因北京奥运篮球比赛兴建的场馆没有任何承办冰球比赛的设备和条件,包括装配制冰设备、板墙、玻璃、监门系统等等,一切都得从零开始。

北京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总裁廖志宇女士

据俱乐部工作人员介绍,光是投入到五棵松场馆改造等相关方面的资金,就不低于2000万元。另一座主场上海飞扬冰上运动中心虽然本身就是冰场,但KHL对于场地的要求有着严格的标准,实际上要进行的改造工作也不简单。“我们去上海打比赛也需要体育局层层审批,批到浦东,到场馆改造就只剩一个星期的时间了。一个星期里它还要自己办一个比赛,实际改场馆的时间只有36个小时。”谈到上海的冰场改造,廖志宇对懒熊体育说,“当时我们基本把上海所有的民工都找来了,教他们怎么浇冰,把冰化了然后重新冻上,然后还要重新画logo啊、线啊、广告啊这些东西,还有板墙加高等等……”

作为在中俄元首见签下成立的俱乐部,成绩自然非常重要,“我们虽然是一支北京的俱乐部,但出去打比赛代表的是中国的形象。成绩好才能更好的代表中国。”

场地改造完成后,还需要进行包装和维护,除此之外,昆仑鸿星每场比赛还需要向五棵松缴纳几十万元的租金,每场比赛消耗的电费也是由俱乐部一力负担,在年底一次结清。相对来说上海主场的费用要便宜一些,因为五棵松的档期问题,本赛季有十几场主场比赛放在上海,帮俱乐部节省了很大一笔开支。

实现目标的过程并不容易。从组队到参赛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昆仑鸿星在短时间内变成一支富有竞争力的球队离不开主教练俄罗斯名帅小尤金诺夫与来自中俄等8个国家的29名队员的共同努力。

职业体育层面,球员工资往往是俱乐部的重头开支,像NHL每支球队单赛季的球员工资总额可达7000万美元,作为NHL身价最高的球员,匹兹堡企鹅队的Sidney
Crosby年薪高达1200万美元,同时商业代言还能帮他拿到额外450万美元。相比之下,昆仑鸿星在此负担较小,按照KHL规定,球员的税后最低工资不能低于5万美元,昆仑鸿星球员的年薪区间基本控制在5-50万美元之间,目前没有超过100万美元年薪的球员。

即便如此,目前队中4名中国球员尚不能完全成为球队的核心。尽管后卫袁俊杰在近期比赛中发挥出色,并在与阿穆尔队的比赛中打进了华裔球员在KHL历史上的首粒入球,但他仍然需要成长。主帅小尤金诺夫也表示,中国球员虽训练刻苦,水平提高很快,可目前还没有完全达到征战顶级职业联赛的水平。

▲ 匹兹堡企鹅队的Sidney Crosby年薪高达1200万美元。

北京昆仑鸿星队队员

尽管球员工资压力相对较轻,但昆仑鸿星必须面对的另一项重头支出——客场旅程。由于与联盟内各支球队身处不同国家甚至不同大洲,很多客场国内都没有直飞航线,俱乐部出行基本全靠包机。另一方面,由于整个球队去客场的人员多达40名左右,普通的29座公务机无法满足俱乐部的需求,只得去包波音737这种能坐100多人的大型飞机,价格也会更贵,一次客场飞行视距离长短需要一百万人民币到三百万人民币不等。

对昆仑鸿星而言,眼下追求成绩和本土化不能两全,但廖志宇告诉生态圈,帮助中国冰球事业培养专业人才方面的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开展着。

场地、客场旅程费用、球员工资占据了昆仑鸿星俱乐部支出的70%,但对于运营一个俱乐部,这些还远远不够,像球员装备、拉拉队、现场表演、球迷用品开发等每个细枝末节都需要花钱。五棵松主场揭幕战俱乐部请来SNH48表演;KHL要求必须给新闻中心提供食品和饮料;部分媒体前来报道的差旅费用也是俱乐部承担……这些可见的、不可见的投入背后都是俱乐部在大把花钱,廖志宇表示,2016-2017赛季昆仑鸿星俱乐部的预算是2亿元。

据了解,昆仑鸿星已经与国家相关部门签署共建协议,将帮助中国U20、U18男子冰球队进行训练,提升水平,而U20、U18国家队也将作为昆仑鸿星的梯队之一参加比赛。

尽管俱乐部烧钱严重,且冰球市场尚未成熟,但由于这支球队的特殊性,也有不少企业愿意为其“买单”。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年龄段的球员到2022年正是当打之年,届时很多球员可能会代表中国出征冬奥会。据悉,一位带队在俄罗斯冰球联赛获得多项冠军的教练将接掌帅印。廖志宇告诉生态圈,有关于此的更多消息,将在2017年初公布。

翻开昆仑鸿星的媒体手册,第一个广告页属于球队的冠名赞助商万科,简单一句“从这里爱上滑雪”的广告词,表达了万科这家房地产公司同冰雪产业的连接,似乎也在说明着,他们选择赞助这支冰球俱乐部的理由。

中国球员英如镝与华裔球员袁俊杰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